欢迎来到赵春华网站

  • 移动应用
  • 微信关注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联系客服
赵春华律师
  • $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信息动态  > 成功案例
假离婚证诈骗的深圳离婚律师定性分析。
来源:www.zchlhls.com 发布时间:2021年09月08日

假离婚证诈骗的定性,深圳离婚律师专业分析

孙在某县有一套房子,属于拆迁范围。为了获得更多的拆迁补偿和安置,孙多次请人向拆迁审计员赵求助。在赵的授意下,孙出示了假离婚证等家庭证明材料,交给赵操作。之后,赵以孙“离异”妻子的名义,伪造了一份总金额46万余元的拆迁户补偿安置协议,并加盖其已掌握的审计印章,交给财政部门支付。第一批赔偿款10万元由王支付并持有后不久,赵的行为被曝光,其余未获得。

本案征地拆迁过程中,职务犯罪主体与一般主体串通骗取的补偿如何定性?

赵、孙的行为构成贪污罪。理由是:两人相互勾结,利用其中一人在拆迁审查中的地位,伪造离婚住户获得补偿的证明材料,共同骗取公共财物,应构成贪污罪的共犯。

首先,从理论上讲,共犯的构成不是单个共犯构成要件的简单叠加,而是单个共犯的复杂组合。就帮助、教唆或者组织形式而言,只有在实质上存在侵犯法益的直接现实危险时,才符合构成要件的实施行为。在本案中,赵帮助孙获得了法外利益,并通过自己的公职得以实现,对共犯起了决定性作用,也制约了孙的定性,即孙也要承担腐败的全部刑事责任。目前,共犯从属性在理论上一直占主导地位。

其次,从现实可能性(主客观一致性)来看,无身份者既可以教唆、帮助真实身份者实施犯罪,也可以利用真实身份者共同实施真实身份犯罪。根据刑法对共犯的主客观认定的定义,不同身份的人的整体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存在必然联系,应当是性质相同的同一犯罪。单独给孙定罪,片面强调客观行为,割裂主观因素,破坏了主客观一致的定罪原则。

第三,从法律角度看,《刑法》第382条第3款规定:“与前两款所列人员串通,进行贪污的,以共犯论处。”最高法院《关于审理贪污、职务侵占案件如何认定共同犯罪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一条规定:“与国家工作人员串通,利用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便利,共同贪污、盗窃、诈骗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占有公共财产的,以贪污罪的共犯论处。”本案中,赵、孙应构成贪污罪的共犯。


相关文章